?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位置:福彩3d踩楼活动规则  >>  宣傳教育  >>  福彩3d踩楼活动规则  
他被貪欲的洪水淹沒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阿拉爾市政法委原調研員張塔
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日期:2018-05-29    點擊數:

        面對執紀審查人員的詢問,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阿拉爾市政法委調研員張塔感到害怕、緊張、悔恨,徹夜難眠。

        張塔是從基層連隊一步步成長起來的,歷任連長,副團長,監獄黨委書記、政委,團黨委副書記、團長,師政法委副書記。如果一切順利,現年52歲的張塔,政治生涯還有幾年的路要走。

        張塔在悔過書中寫道:“假如當初沒有收別人的錢,現在是多么的幸福??!收了別人那些錢,又能咋樣呢,幸福多了一點嗎?壽命能延長一點嗎?何必呢。”

        資源決策權高度集中成為他權力尋租的便利條件

        由于體制機制的特殊性,兵團長期按照“五統一”政策將指令性經濟作為經濟運行主要方式,過多強調行政干預,形成了資源決策權高度集中于師、團兩級主要領導手中,使得權力尋租和制度漏洞成為師、團主要領導的廉政風險點。

        張塔在擔任團場主要領導期間,兵團團場體制機制不適應市場經濟要求的矛盾還未根本消除,團場綜合配套改革依然存在不到位、不徹底、不完善的問題,一些團場實行的還是統貸統還的投資體制、統購統銷的流通機制、統收統支的財務體制,與市場經濟的要求格格不入,加之張塔手中掌握著團場生產經營、項目建設等核心權力,權力尋租和制度漏洞使“五統一”變了形、變了味,使得張塔在重大決策過程中大搞“一言堂”。

        盯著張塔手中權力的個體老板都像蒼蠅一樣撲了上來。在張塔看來,撲上來的個體老板都可以成為他謀利的對象,他多次利用手中職權為他人在農資銷售、技改項目承攬等方面提供便利條件,收受請托人財物。

        2008年,個體老板徐某某找到時任四團團長的張塔,希望張塔在四團的農資采購中為自己提供便利,張塔同意四團從徐某某處采購價值160萬元左右的農用物資,對徐某某送來的“感謝費”張塔照單全收。

        “一言而決”權力帶來的快感讓張塔開始膨脹。有求于他的人只增不減,收受的“感謝費”也越來越多。2010年、2011年,個體老板王某某、姚某某依靠煙酒金錢開路,多次與張塔“合作”,順利拿到農資化肥采購訂單,張塔的腰包也鼓了起來。

        在張塔的操控下,團場出現了農資集中采購供應中的“強賣”和產品訂單收購中的“強買”行為,個體老板們在團場經營中獲得了數倍于送禮花費的回報。強買強賣,造成干群關系緊張、荼毒政治生態環境。

        前些年,團場領導干部掛名承包土地很普遍,而且個別團場領導干部在土地開發和生產經營中存在利用職權與民爭利、損公肥私的現象。

        早在2004年,張塔擔任科克庫勒監獄政委時,便利用一師黨委出臺的鼓勵個人進行荒地開發和承包政策,與他人合伙開發一師監獄管理局所屬公有土地1600余畝。2006年,一師黨委發現荒地開發和承包政策存在問題,遂下發了關于清退干部承包土地和購置農機具的指導意見,不允許領導干部進行土地開發和承包,張塔卻將土地掛名在其妻妹、妹夫名下,依然對1600余畝土地進行承包種植。他還利用職權向電力公司打招呼,為自己土地的架電、用電提供便利。

        利令智昏、心存僥幸,張塔將手中的權力、制度的漏洞、改革的滯后視為謀取私利的工具,結果在權力尋租、權錢交易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覆水難收。

        欲望的膨脹、底線的喪失讓他走上了不歸路

        “記得第一次拿別人錢的時候,嚇得一晚上都沒有睡好,整整一個星期,這個事情在腦子里揮之不去。雖然也沒有刻意去幫那個人,也沒有損害公家利益,但就是害怕。”第一次伸手,張塔心里也充滿了恐懼。

        但第一次伸手,打破了張塔心里的底線,紀律的紅線也被踐踏。隨著接觸面越來越廣,加上一些別有用心之人主動攀附,張塔內心貪欲的種子逐漸生根發芽,敬畏之心、戒懼之心越來越淡。

        2008年以來,張塔從接受請吃開始,陸續收受個體老板的煙酒、禮品、現金,頻次越來越高,數額一次比一次大。張塔從第一次“拿人錢財心慌意亂”到逐漸適應、從一盒煙一瓶酒到大額禮品禮金,慢慢地張塔開始麻木不仁,不管別人請托之事該辦不該辦,只要有人送禮送錢,他就來者不拒。貪欲如泄洪之水般奔騰洶涌,最終把他淹沒。

        2010年,時任八團團長的張塔與時任兵團紀委常委劉軍(另案處理)相識,劉軍引薦某個體老板給張塔認識,在接受個體老板所送高檔煙酒后,2011年春,他答應八團購進這個老板推銷的2000噸化肥。事后,張塔收受個體老板一張存有“感謝費”的銀行卡。

        黨的十八大之后,在中央和兵團黨委、兵團紀委三令五申嚴明紀律的情況下,在正風反腐的高壓態勢下,張塔還不收斂、不收手,頂風違紀。

        2014年,一師八團下屬的棉花加工廠脫絨車間設備陳舊,原承包人不愿意投入資金更新設備,團常委會一致表決同意徐某某承包該脫絨車間。這正是徐某某請托張塔的結果,事后張塔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徐某某的現金酬謝。

        為政不貪,頭頂藍天;為政不廉,利劍高懸。張塔因底線失守滑入腐敗深淵,因腐敗而玷污了本該引以為傲的人生,觸碰了“帶電的高壓線”而身敗名裂。

        組織生活流于形式,失去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

        張塔肆無忌憚的背后是對制度的漠視、對黨規黨紀的踐踏。

        曾任基層團場的技術員、連長團長等職的張塔,在基層工作了30多年,曾經也是充滿理想、滿懷抱負,決心要做一個履職盡責為群眾謀福利的好干部。

        然而,張塔隨著職務的晉升,卻逐漸放棄了學習,更談不上自我凈化、自我提高,放棄了對理想信念的堅守。正如他在悔過書中寫道:由于自己長期以來疏于學習和自我提升,導致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發生了扭曲。

        在擔任基層團場主要領導期間的幾年時間里,張塔沒有認真研讀過一次黨章,沒有主動深入地學習過黨的理論知識,更沒有對黨規黨紀進行系統性學習。甚至在他看來,拒腐防變只是念念材料而已,在實際的工作生活中起不到什么作用。

        同時,張塔坦承,在團場任職期間,組織生活流于形式,同級和下級根本就不愿、也不敢提醒監督主要領導,紀律規矩讓位于“個人說了算”。由于得不到監督,黨的組織原則被拋之腦后,紀律法規顯得蒼白無力,這也是導致張塔權力失控、目無紀法、膽大妄為的根源所在。

        張塔在悔過書中承認,當時作為團長,思想自我膨脹,感覺自己了不起,把組織給的權力當作自己的資本忘乎所以,并且經常在干部大會上講,其對全團經濟負責,言外之意就是告誡其他人不能插手,方便自己謀取私利。

        回看張塔蛻化變質的過程,權欲侵蝕了理想,貪心蠶食了信念,遠大志向在金錢的誘惑下逐漸瓦解。2017年11月,張塔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通訊員 霍靜 沈元賡)

?
今日訪問量:        昨日訪問量:        總訪問量:
Copyright 定西紀檢監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定西市紀委辦公室負責維護